泉少

咚咚咚 敲门啦
这里圈名江泉 称呼随便 可以叫我白开水hhh
喜欢我的欢迎点点关注
主混叉男/并且在整个欧美圈里遨游 安利啥都吃的下/
低产小恶魔??/转载随意/
学生党/开学少上线/基本不断更
杂食动物/cp基本通吃/
狼队冰火热恋期/cp无雷/
欢迎私聊勾搭处关系嘿我很可爱的
(´•༝•`)

【EC】美女与野兽

*泉

*我可能要失踪两周qwq 等我期中回来给你们好好更新鸭

*点梗 @Lesley以何牧心 emmm还有一个点梗的妹子我找不到你鸭qwq@千  够沙雕吗hhhh

*全员出没 主ec 少量牌快提及

很久很久以前,在大森林里有一座古堡,古堡的主人叫作Erik。

Erik是个野兽。没错。他曾经是位风光无限的王子,因为在舞会那天惹毛了老巫师Shaw,被诅咒成了大野兽。与此同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变成了各式各样的家具。

Shaw见状异常得意,将自己的头盔摘下来摆在了Erik的桌子上。

“你要在这个头盔彻底变成紫色之前,得到真爱之吻。否则就没有机会了。”

他得意地拍了拍灰中掺点紫的头盔,继续说。

“只有你得到了真爱之吻后,你才能变回王子——”

“你才能变回王——”

“你才能变回——”

“你可是快闭嘴吧。”变成茶壶的Emma冷漠的打断了Shaw的人工回音,并且把开水浇了他一头。

 

所以恋爱才能挽救人民挽救世界,可惜Erik偏偏是个铁骨铮铮的单身汉。

 

变成大野兽的Erik每天都郁郁寡欢,因为觉得自己变成这个样子绝对不会有人喜欢他的!更别提真爱之吻了!

贴心的Pietro——当然他现在是个小板凳,蹦跶过来,笑眯眯的告诉Erik不要灰心,他依旧很帅气。

“不信你笑起来看看呀!”

Erik听了后很受鼓舞,咧开了嘴笑了起来。

这个时候Peitro才发现,变成野兽的Erik笑起来比人类状态的Erik还要可怕。

小桌子Remy花了一个晚上才把慌张的Peitro安慰过来。

 

“老大,别天天这个样子了啊。”

Emma翘了翘壶盖,对桌子那边的Erik说。

Erik只是盯着那个头盔不说话。

头盔的颜色已经逐渐由银色替代成一缕缕紫色了。

连一向不愿意掺和这些事的蜡烛台John都看得出来,这个城堡需要一点新鲜血液了。

 

“这不才刚过去一个月吗,怎么时间就快到了啊,按照剧本,诅咒应该会持续十几年啊?”

“因为Shaw个大傻子把时间调错了。”

 

在森林的另一头,有一个小村庄。镇子里住了一个善良美丽的少年Charles。

Charles的生活大概就是每天唱唱歌,跳跳舞,再去干干活。

他有一个妹妹叫Raven。

 

好巧不巧,Raven和Emma是原来就认识的好朋友。

Emma看着老大一天天咸鱼一样的生活,忍不住给Raven写了信,叫她来古堡。

 

“嘿Charles!我要出去一趟!”

“好哇,你去干什么?”自己哥哥的声音幽幽的从屋子里传出来。

“我,我去森林里摘果子去!”

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Charles,Raven就快快乐乐的在去古堡的路上了。

 

Raven已经不是第一次去古堡了,在之前Emma也经常叫她去舞会里玩。

不过她好久没有再次去到那里了。

上次舞会,她把自己的高跟鞋落在那里,结果认识了自己的王子Hank……

啊不不不跑题了跑题了。

 

Raven推开城堡的大门,一对家具瞬间围了过来。

她惊诧的看着一个茶壶里扬了扬壶盖,里面飘出Emma的声音。

“现在只有你能帮帮我们老大了,救救孩子吧。”

变成衣柜的红魔慢腾腾的在人群,不,家具群后方说。

“哈?”

 

Emma把故事的来龙去脉复述给了Raven

“桥豆麻袋,我是个有家室的人!我不干!”

以为自己被当壮丁抓来献吻?Raven是个有骨气的女人鸭!

“傻姑娘,没人要你去亲Erik啊。”Remy站在小板凳的旁边,悠哉的蹬了蹬桌腿,“你不是有个哥哥吗?他叫什么来着?”

“Charles,Charles Xaiver。”Peitro抢答道。

 

Charles在彼岸打了个喷嚏。

 

Erik回头看了看家里那群闹心的家具正围着一个姑娘叨叨,心累的继续转过头抚摸自己的头盔。

他现在居然有点喜欢上这个头盔了,你看那美丽的曲线,那靓丽的颜色,多好看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Charles正看着书,忽然被闯进来的Hank打断。

“不得了啦!Raven被妖精抓走啦!”

“哈??你再说一遍?”

“Raven,你妹妹,我老婆,被一群家具精抓走啦!要你去森林的古堡里去救她。”

“为什么是我?”

“因为你单身。”

 

不管怎样,Charles依旧担心自己妹妹,无视了单身有罪这个牵强的理由,骑着马奔向了古堡。

他敲了敲门。

“有人吗?”

他看了看寂静的周围。

“有人在家吗?”

一只乌鸦从头顶飞过。

“Raven?”

一个茶壶忽然从二楼的窗户上蹦下来,浇了他一脸凉水。

(Emma才不舍得浇他开水呢,这么好看的男孩子当然要留给老大霍祸了。)

 

当Charles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的空档,Erik刚好从窗户里往外看。

看到了一俊小伙站在自己屋外,Erik当机立断跑出去。

抓住了他。

 

Charles被不知道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大野兽猛地扑倒。他眨眨眼,对方也眨眨眼。

大野兽有一双好看的碧色眼睛,对着他眨呀眨。

“那个,你能让我先站起来吗,野兽先生?”

Charles实在不想打断这样的场景,但他再不起来腰就要断了。

 

在几分钟后,虽然Charles依旧不明白发生了什么,但自己妹妹从里屋窜出来,在他脸颊上留下了个兄妹间的吻然后欢蹦乱跳的跑出去。

骑着他的马跑走啦。

 

Charles有点懵,我这是被自己妹妹绑架了吗?

 

按你胃(anyway),Charles Xaiver成为了这个古堡的新主人。倒也不是因为别的,他是整个城堡里唯一有自理能力的人。

有的时候他会在打扫书房的时候偶遇看着看着书睡着了的蜡烛台John。

有的时候他会在厨房里遇见谈情说爱的Remy和Peitro。

(“这没办法,我们已经被Emma大佬从客厅赶到卧室,卧室赶到厕所,厕所赶到这里来了,救救孩子吧。”Remy抬了抬桌腿。)

有的时候,他会在各个地方遇见沉默的野兽先生。

他不知道野兽的名字,但总能看着他那这本书在城堡里徘徊徘徊。

 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有一天Charles问他。

“Erik。”野兽先生短暂地回答了他。

茶壶Emma欣慰的看了看头盔,又看了看他们,觉得故事走向没啥毛病。

 

Charles和Erik一起在院子里看过雨,又看过雪。

他们喜欢安静的待着,静静的感受着对方的存在。

直到春天来了。

 

“Erik?”

野兽Erik回头,撞死在身后Charles的眼睛里。

他第一次发现这小小的人眼睛如此的好看,是蓝色的,纯粹的蓝色。

 

“我,我可以吻你吗?”

 

Erik点了点头。

 

Charles 踮起脚尖吻上了Erik的唇。

 

在一瞬间眼前的野兽变成了王子。

 

“Charles公主,你愿意让我们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吗?”

 

重新变成王子的Erik瞬间生龙活虎起来。他终于变回原来那个英姿飒爽的自己了,开心。

还抱得美人归,更加开心。

 

Charles隆重的点了点头。他的眉眼在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Emma从茶壶变回少女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Shaw留下来的那个头盔扔掉了,扔的好远好远。

(Emma:因为实在是太丑了……)

(后来一个叫Vision的王子捡到了这个头盔,欣喜地把自己刷成了这个颜色迎娶公主Wanda。

据说Wanda看到这个颜色就拔腿就跑。)

当然,Remy和Peitro依旧幸福的在一起谈情说爱,而且越来越有底气了。

当然,Hank和Raven依然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,他们甚至有了个儿子,叫Kurt。

这样,这个美女与野兽的故事就可以结束了吧。


虽然错过了250粉点梗但还是来一波叭

cp向如tag 无下限随意点 无良甜饼贩卖商

手机网页版不会艾特人啊就不圈小伙伴了随缘吧……

上一波点的梗我都屯起来慢慢码了qwq你们依旧随便点吖我一定会写完的

要是没人的话我就把手里正在码的x战警童话镇au的短篇当福利发了吖



hhhh顺便想问一下你们觉得我像多大年纪的人啊



占tag致歉

【全员向】我的沙雕学校

*泉
*不太好吃的更新 但无论怎样还是希望你食用愉快!
*狼队冰火牌快天使夜
*全员大学设定 关键词x
*最近一直在学学学有着迷之怨念所以就写了个大学au qwq短小不好吃打人别打脸

1)
天使夜
关键词:补习 摩卡 流星雨

踩在九月的尾巴上,所有忙碌的事情都随着冷空气一起袭来。学生会招新的主持,秋季舞会的策划,以及运动会周边产品的设计。学生会副主席Kurt Wagner长长的打了一个哈欠。主席Scott生病了一个月没有来,所有的活都交给了他。终于结束了学生会的一切工作,又想起没有复习那阶段性考试。

现在是9月30日晚上十一点四十二分,文学院著名学神Wagner先生正坐在图书馆里对着自己那将近半米高的书本冥想。

男友Warren坐在自己对面算着高数。

Kurt盯着自己的金发男朋友,对方正低头在草稿纸上写着什么,一缕微卷的金发挡在碧色的眼睛前。两杯咖啡依偎着摆在桌子上,淡色和深色的棕在杯中旋转着。

图书馆里一向很安静,安静的能让他不受影响的完成作业,同时也能让他不受影响的看着自己对象。

Warren轮廓分明的脸庞随着摩卡的热气腾起而逐渐变得柔和,在夜色中显得格外温暖。美好的让自己耳尖骚动,将思想从书本上蒸发开来。

当Kurt的思绪飘回眼前的书本的时候,圆桌骑士的故事在摊在眼前的书页上颤抖。

上帝啊,我恨考试,我要恋爱。

他硬着头皮低头把研读笔记的最后几句话写完,心烦意乱的打开论文的时候,手忽然被对方有些冰冷的指尖按住。

他抬起眼睛,看见Warren的目光越过自己投在了茫茫夜空里,忙回过头去看。

Kurt看到自己身后的落地窗外,一片斑斓中有几束流星雨划过。

他流金般的双眼中闪过一丝丝光芒。他看着星星,Warren看着他。

这是九月份永恒的镜头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2)
牌快
关键词:漫展 合影 cp

Remy走在漫展的一个个摊子前晃悠,自己风情的脚步也随着颤颤悠悠。

他,因为在宿舍里打游戏太吵所以被室友Logan踹了出去,现在只能苦兮兮的拿着自己的cos装跑到最近的漫展里寻乐子。

Remy穿着自己那身死侍的cos漫无目的的在几个摊子前面游荡。

他眨眨眼,看着一对小情侣挽着手从自己眼前走过,忍不住皱眉。

忽然一只爪子从自己身后伸过来,扒住他的肩膀。他转过身,一个蜘蛛侠站在他身后。

比他矮上半头,瘦瘦的小男孩的样子。小正太糯糯的开口问他能不能合影。

Remy在面罩后面霎时间笑成一个傻子。他自若的搂过那个小蜘蛛,冲着对面的相机比了个“耶”的手势。

正好cos的对象是一对,Remy暗戳戳的寻思怎么和这可爱的男孩子勾搭上,边看着身边的小蜘蛛。对方也抬眼看着他。

“小孩子,让我看看你面罩后面是什么样子吧。”

他笑眯眯的看着对方,而那位蜘蛛侠一愣,径直踮起脚尖掀开了Remy的面罩。

“怎么是你??”小男孩惊讶的开口。

Remy一愣,看着对面的小孩摘下蜘蛛侠的面罩,露出一个银毛的脑袋。

蜜色的眼睛瞪大了盯着他,高挺的鼻梁在脸庞的一侧投下点阴影,浅色的薄唇给五官平添生机。

他瞬间有一种心灵被击中的感觉。

这不是我导师的儿子吗??


Logan终于把这个月的贺图摸完,好不容易发给自己男友,眨眨眼脑补了一下Scott看到了本月份的黄片后会有什么可爱的反应,边点开了论坛。

“我在漫展上和导师的儿子一见钟情怎么办,急”

什么奇怪的东西,这个学校越来越沙雕了吗?

等等??这楼主好像是我室友的论坛账号吧

同一时刻,“死侍先生”搂着“蜘蛛侠先生”踹开了宿舍的大门。那位死侍开心的扬了扬手。

“介绍一下。”Remy的声音笑嘻嘻的从里面穿出来,“这是Peter Maximoff。”

“蜘蛛侠”很配合的挥了挥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3.狼队
关键词:abo,舞会,圣诞节

圣诞节本应该是个美好的日子。如果Scott的某些事情发生的日期没有刚好撞到舞会当天的话。

很少有人知道理工的学生会主席Scott Summers是个Omega。

所有人都以为那个干练而严肃的人是个Alpha,最少也是个beta。所有人都这么认为,尤其在他和死对头Logan打完球回来,或是做答辩的过程中,很多学妹都会感慨一句自己的学长这么A的吗。

但事实就是,他是个o,他的发情期刚好在十二月二十四号晚上发作了。

最让人恼火的是,他是在自己一向的死对头面前发情了。

Logan是学生会体育部的人,平日里总爱和Scott推推搡搡吵吵闹闹。两个人的绯闻也时常登上校网热搜。每当好朋友Ororo和Jean问起来的时候,Scott总是笑着说哪里的事,一边狠狠的捏一把Logan的胳膊叫他闭嘴。

你可以这样理解,Scott喜欢Logan,幼稚的暗暗喜欢他。

这个晚上正当Scott从卫生间出来,将用过的抑制剂放回包里,抬起头却看到Jean站在舞会的讲台后面,拿着话筒满脸笑意的盯着自己。

“下面请学生会主席Summers上台。”

哈?

他困惑的眨眨眼,却被站在自己身后的Ororo推了一把。

“去吧。”

浅色头发的女孩笑着说。

Scott慌张的走上台,他以为自己作为策划就可以不在学生会露面,出门的时候随手拿了件白衬衫套上了,现在只能惴惴不安的拽拽衣角,掩饰住自己不知所措的尴尬。

“叫我来干嘛?”他用眼神问Jean。

“你就等着吧。”Jean冲他扬起眉毛回答道。

他上去之后红发女孩的笑意猖狂让他有些心慌。底下的学生们都带着一种憋笑的期待看着他。

到底这是怎么了??

Scott正奇怪着,身边的Jean身型一闪,她身后的Logan直接走到Scott身边。

学生会主席先生在一秒钟以内变的心慌慌。

“嘿小子。”死对头站在他旁边,冲他眨眨眼,“愿意做我男朋友吗?”

Scott感觉自己的脸颊瞬间被点燃了火苗,眼神一下子变得迷离了起来。

一股薄荷信息素的味道瞬间飘满了整个会场。

这个时候有些学生才反应过来,Scott Summers是个omega。

该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4.冰火
关键词:同桌 考试 作弊


Bobby觉得自己大难临头。

昨天晚上和男友John看了一晚上恐怖片,现在不仅脑子昏昏沉沉的,还满脑子都是John靠在自己怀里吃冰激凌的温暖,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写题啊!

他转头看了看和自己同桌John,对方正转着笔盯着那道Bobby死活做不出来的题发愣。

Bobby尽力眯起自己近视的双眼,想要看清John草稿纸上胡乱写出的那个答案,却发现这十五厘米才是世界上最远的距离。

John转头看了看满头大汗的Bobby,无辜的眨眨眼,然后揪下来草稿纸的一个角写下了什么。

Bobby正暗自狂喜的接过来那张宝贝纸条,在监考老师Lensherr看不见的地方悄悄展开那张纸。

“我爱你鸭!”

Bobby盯着那张纸。

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#短小更新证明我还有生命迹象#

ec离婚真相(?)

梗源我和我的沙雕爸妈233


(因为这几天月考什么乱七八糟的活动 我好像鸽了好久 愧疚 十一假期我要补回来那些没码出来的粮!)

给你们讲个鬼故事
黑凤凰出预告片了

【全员向】夜间出行需谨慎

*泉

*呜哇今天是烧糊涂了还是什么 各种各样的问题请包容啦qwq

*cp向如tag 有些提及

*中秋节快乐!


今天是深秋的某个周末。本应该是一个温暖而愉悦的夜晚,但加班到十一点多的你方才匆忙推开办公室的门,踏上回家的路。


到了一贯的公交车站,不出意外的,末班车早就离开了。


秋风萧瑟并且把落叶全都拍在了你的脸上。


“上帝啊…我还有个等我回家的男友,求求你赐给我一辆能载我回家的车吧。”


你哀嚎着不知所措的时候,忽然看到远方一对车灯闪闪烁烁的冲你飞奔而来。


飞快的速度带来了一阵大风,你被风吹歪了身子。


哇…哦


再次被一阵狂风拍了一脸树叶子的你扒拉开枯叶,眨眨眼,看着眼前一辆巨大的公共汽车发怔。


老天…


四层高的紫红色大车胖乎乎的趴在路边,像只什么可爱的大肉虫子一样,扎眼的配色辣着你的眼睛,而里面热热闹闹的声响听上去熙攘的紧。


门开了,一个叼着雪茄的大汉翘着腿坐在主驾驶的位子上,斜了他一眼。


“上车。”


他瞥了你一眼,短暂的说。


你心一横,管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组织也好团伙也罢,爬上了车。


“我去xx大街x号。”

你怯怯地说。


大叔又斜了你一眼,再次开口。

“什么能力?”


“哈?”


“你不是变种人?”


“??”

你感觉自己脑袋顶上飘着各式各样的问号,变种人?我还变色龙呢。


对方吐了口烟,对着远方沉思了一会。

“新来的路人吧。”他淡淡地说,“坐我旁边吧。”


你不安的看了看四周,坐到了那个位置。


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
“我是这辆车的司机。平时接送学院里的几个变种人来回,偶尔会遇到迷路的变种人或是你这种晚归的人类。”

他说出一串话,叼着的雪茄一上一下的翘动。


“哦…”


你们陷入了沉默。鬼信什么变种人啊。你默默的想


车在你将要未要打破安静的时候停了下来,门打开之后,上来了两个正在吵架的少年。


“heyJohn,heyBobby。”

大叔沉声说,“你们去四楼吧,三楼那边Charles和Erik在下棋。”


“好的。”

被叫做John的男孩冲大叔龇牙一乐,转过头又和旁边的男孩骂骂咧咧的说着什么。被叫做Bobby的男孩只是一直笑着拍着对方的背,徒劳但开心的说着什么无用的安慰话语。


“John的能力是控制火焰,Bobby的能力是控制冰。”


“真的吗?”


“对啊,所以我从来不让他们坐在二层的座位、否则一打起架来,我这里整个挡风玻璃上都是水蒸气。”


大叔想了一会,继续说。


“当时上学的时候他们是同桌,每次Bobby惹John不高兴了,Bobby就要给后者雕冰玫瑰道歉,真不知道他们的变种能力是用来战斗的还是用来谈恋爱的。”


哈,哈,这是什么老年人的童话故事吗。冰雪王子吗?


“不过不管怎样,前段时间他们才正式在全校的撮合下在一起了。”大叔说,

“当Bobby掏出来戒指的时候,John这个别扭鬼才承认自己喜欢对方。”


哈?沙雕校园剧吗?

你这样想着,但依然口是心非的表示出好奇的神情。

“那你说的Charles和Erit呢?”


“是Erik。”

身边的司机更正着,狠狠的踩了脚刹车,

“等一下。”他抱歉地眨眨眼睛,打开了前车门。


一个棕发的男人跳了上来,他手里还攥着一根棍子。


一见来人,大叔就笑起来了。


“老鬼,今天Peter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?”


“他今天感冒了。”被称之为老鬼的男人皱皱眉,“没敢带他来。”


“那你还敢跑来玩。”大叔嗤声笑道,“不怕被他姐骂死?”


对方只是“嘻”的笑了一声,拎着棍子就跑上了楼。


抽着烟的司机笑着摇了摇头,转过来问你刚刚想问什么问题来着。


“你刚刚说的Charles是什么人?还有那个Erik?”

你耐心的重复了一遍。


“哦,Charles是我们这里的老大,Erik是他从十几岁就开始泡的男朋友。这会他们已经是有多少个学生的夫夫了,正在楼上下棋培养情趣呢。”

大叔一提到这两个人,忍不住撇了撇嘴角

“当年多亏了我,要不然这两口子现在还别扭着呢。”


“那他们都有什么能力?”


月亮的光芒从树叶的影子中间洒下来。


“Erik可以控制所有金属制品,而Chuck就更厉害了。”他换上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,“他会读心哦!”


哈哈哈哈哈着什么中二晚期的可爱故事,读心?我还魔术师呢。你这样想着,但还是边装出感兴趣的样子,

“刚上来的那个男人呢?能力是耍棍子?Peter又是谁?”


“不不,事实上他的技能是打牌,准确来讲是注能。Peter是Erik的儿子…”


“等等,他们有儿子了?”


“是的,额,准确来说是的。”身边的男人皱眉,努力把自己的话变的听上去正常一点。,“Peter是个速跑者。这两个人是在赌场遇见的苦命鸳鸯,一直被岳父棒打但顽强的黏在了一起。”


??我误入了一个鸟类纪录片吗


你在内心默默吐槽着,顶着前挡玻璃不说话。


忽然一个大翅膀糊在了你眼前的玻璃上。


司机淡定的打开了雨刷器把那个翅膀刷下来,一脚刹车踩住,你差点也跟着扑到玻璃上。司机只是打开了车门,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的车技有多么不稳。


(“嘿老哥稳啊!”你听到楼上一个隐隐约约的气愤声音传来,好像什么人被按在墙上嘟囔出声一样。)


一个翅膀男地走了上来。

他身后跟了一个蓝色的阿凡达尾巴男,气呼呼的鼓着腮帮子。


大叔呵呵呵的笑着让他们上车,自己又自顾自的自言自语起来。


“这是Warren和Kurt,天使和魔鬼。”


哇哦,真是横跨格林童话和乱七八糟神话的小姑娘睡前故事吗。


你现在竟然觉得这是一个挺有意思的故事。


“魔鬼先生似乎对鸡翅膀很生气?”

你饶有兴趣地问


“是的。”

他习以为常的回答。

“家暴总是难免的。”


你也跟着笑了起来。你不禁想到自己在家里那个理工直男的男朋友,总是分分钟让自己不由得暴走。


安静了一会,楼上隐隐约约传来几个口哨声,楼梯口还有几道红光闪过。


大叔突兀地打破了沉默。


“姑娘,你到了。”


他转过头,把车门打开。


你站起来。


“你的能力是什么?”

你下车之际抓住栏杆,回头看着叼雪茄的男人。


对方咧了咧嘴,伸出一只手。


三支钢爪从手中伸出。


END


彩蛋:


你回味着跳下车,看到一个带墨镜的男子冲你走来。


“少跟他说话,那是我男友。”


那个人突兀的抓住你的手腕,恨恨的扔下一句话,然后三步两步跳上了还在等待的车。


你再次回头看那辆紫红色的大车,总感觉自己看到几束红色的激光之类的从车窗迸出。


“家暴总是难免的嘛。”


你笑笑,继续往前走。


















#你的眉眼好看,是银河铁道最后的港湾#


忽然发图强势蒙混更新


从上至下分别小火 快银 夜行者 小队


自制 抱图随意 原图源豆瓣hhh

另一个世界的你和他

另一个世界的你和他


 


*泉


*无良脑洞画风混杂


*段子文,有糖有刀


*又名手拉手穿越到平行世界


 


1另一个世界的你和他变成了对立敌人(狼队)


 


【“Logan?”


他醒来的时候正是战斗的时候。这是另一个世界,另一个场景。他眨眨眼,看到Logan在和Ororo搏杀。


你不由得叫了一声昔日的爱人,却看见他回头时充满仇恨的双眼。


令人心惊。】


 


2另一个世界的你和他变成了统一战线(EC)


 


【另外一个故事。


Erik帮Charles移开东西,Charles帮Erik控制住敌人的思想。


他看见Erik在战场上冲他微笑,抿着嘴的笑容印在他心里,烧灼着好看。】


 


3另一个世界的你必须杀死他(天使夜)


 


【“我不行…”


他盯着另一边神色自若的爱人,悄声说出这句话。


“你不杀了我,我会更加痛苦的死在别人手里。”


这是一个天启胜利了的世界。而天使是最惹人注目的目标,所有反叛者的第一目标则是Warren。


Kurt此时怔直视着他。


“抱歉…我们再会。”


“嘭。”】


 


4另一个世界的他必须杀死你(牌快)


 


【“来吧Remy。”


他盯着握着枪的男人,对方的嘴角颤抖着似乎在上扬。


另一个世界。另一种故事。Remy没有从史崔克的岛屿上逃出,他们站在了不同战线。


Peter感慨着命运万千,盯着子弹穿过。


快银的能力最为残酷的是,他能看得见子弹如何从枪口喷出,对面的男人如何寂静的流泪,自己的生命是如何逝去。


亲爱的,我们下个世界见。】


 


5另一个世界的你们在一起了(哥嫂)


 


【他死了,在一秒钟后的Alex瞬间到达了另一个世界。


晃眼的亮光让他眯起眼睛缓过来,再次让光线进入视线之后,看见Sean高挑的身影站在窗前。


“Sean?”


他的恋人转过头。没有过伤疤的嘴角扬起好看的弧度。


Alex知道自己来到了一个过分美好的世界。因为他们最终在一起了。】


 


6另一个世界的你们分开了(蓝色生死恋)


 


【Raven从新的世界醒来。


这是一个仇恨变种的世界。她花了一分钟整理思绪,随后跳下床,条件反射的去寻找Hank。


“Raven?”


Emma回答了她满屋的叫喊。


“Hank早就离开了,你怎么还不记得。”白皇后耸耸肩,盯着怔住的Raven,“你不会忘记了吧,他自愿离开了,在很远的地方躲了起来。”】


 


7另一个世界的她已经老去(淘猫)


 


【Kitty盯着床上垂垂老矣的Rogue说不出话来。


“嘿我们的小猫崽,说句话啊。”


Rogue勉强扯了扯嘴角,伸手去抚摸Kitty没有过皱纹的脸颊。


Kitty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陪她一起老去,却经历了所有青春里的疯狂往事。


岁月唯一没有改变的是她额角的一缕银发,如今混杂在满头银丝间看不甚清。


幻影猫第一次痛恨自己的能力,痛恨为什么自己以年轻的身子去到了垂暮的未来。】


 


8另一个世界的她仍然年轻(琴暴)


 


【“你记住,要珍惜身边的所有事情,包括你身边的每一个人,包括你自己。永远不要在未来轻易放弃你的生命,也要认真对待每一个人的感情。以及我爱你。”


年轻的Jean看着年老Ororo,神情发愣,她自然不知道在未来,因为自己的第一次死去引来了整个学校的毁灭。她也不知道,Ororo是在最后唯一活下来的一个人。】


 


9另一个世界的他死去了(冰火)


 


【John睁开眼,他在一个人的葬礼上。


他皱了皱眉。这是另外一个世界,身边的同伴都比先前老上十来岁。


他往前看去。


“Bobby drake,死于火灾。”】


 


10另一个世界的他们都活着(全员)


 


【当Erik醒来的时候,他正站在学院的礼堂里,所有熟悉的面孔都坐在下面看着他。


他的视线扫过每一个曾经在自己眼前死去过的身影,意识到自己来到了一个怎样的世界。


一个幸福结局的故事。


他迎上所有人的目光,


“同学们,现在我要亲吻你们的校长了。”】


 


END


 



#微信体更新#

短小不精悍的一则更新qwq

人物取材源于我的神仙英语老师hhhh

设定小队比夜火银年龄大emm

cp向如p1

p2-p5 闺蜜组吐槽

p6 天使冰小窗吐槽

p7 狼队小窗

p8 牌皇求生欲为零

笑力死亡的我…

【全员向/冰火】青梅竹马成双对

*泉

*点梗 @pyro了解一下  @洛寂待归  圈一下之前点梗的xio伙伴

*欧欧西晚期

0)

 

这条街道上住着很多户人家,Summers家,Adllyce家,Drake家,Wagner家,Lensherr家等等。

 

这条街是整个市区里最热闹的一条街。

 

因为在在这几年,小孩子异常的多。

 

1)

 

John和Bobby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冤家。

 

2)

 

Mrs.Adlleyce和Mrs.Drake是大学室友,同一年生了孩子,但Adlleyce因为工作忙,后来就把自己的儿子放心的交给了好闺蜜Drake。

 

两个妈妈笑眯眯的看着各自四岁的的儿子走向对方,互相用眼神打量着对方,丝毫不知道这两个熊孩子在以后的日子里愣是闹翻了整条街。

 

3)

“我是John。John Lennon的John。”

 

四岁的John扬起稚嫩的脸,得意洋洋的说着自己的名字。

 

“我叫Bobby……Bob Dylan的Bob!”

 

Bobby听罢丝毫不示弱。

 

这就是两个幼稚鬼的第一次说话。

 

3.5)

 

站在门口的Drake太太:???我怕是有个傻儿子吧

 

同样站在门口的Adlleyce太太:看看咱们的儿子多有文艺气息!

 

4)

 

然而从这以后的日子一点都不太平。

 

比如说他们每天似乎都在攀比着谁更厉害。

 

“我今天吃早饭比你吃得快一分钟!”

 

Bobby炫耀的举起手里的小纸杯,好像自己获奖了一样。

 

John沉默的看看他,鼓起腮帮子,一副气鼓鼓的样子。

 

“你欺负我呜哇!”

 

他顺势大叫起来,吓得Bobby瞬间扔掉了手里的东西,爬过去搂住小伙伴。

 

“我我我才没有欺负你呢,别瞎说!”

 

John听着Bobby慌慌张张的语气,暗戳戳的笑起来。

 

5)

他们也同时喜欢捣蛋。

 

“OCH!”

 

隔壁Summers家的小孩子Scott在一周内第十三次被不知从哪里飞来的纸团砸到了后背,大声的向自己哥哥Alex抱怨。

 

九岁的Alex看了看很明显的躲在树丛里的Bobby和John,笑着骗自己弟弟是外星人干的。

躲在后面的Bobby忽然笑开了花。

 

“哈哈哈哈Alex哥哥居然以为是外星人干的。”

 

“傻子啊,他是在帮我们而已。”

 

John赏了Bobby一个爆栗。

 

6)

当然他们还干过许多壮举。

 

例如抓了一只菜青虫追着Kurt吓唬他,结果三个人在街上来来回回跑了十来圈。那可怜的虫子都死了,Kurt还害怕的到处乱窜,躲在了Warren后面才停下来。

 

例如偷走了Peter的游戏机,直到Remy,他的“老”朋友,找上门来,黑着脸凶巴巴的两个小孩子把游戏机藏到哪里了,John才哭哭啼啼的把赃物交了出去。

 

(这下子让Bobby抱着他哄了一天才止住哭声。)

 

再比如说把隔壁的Sean哥哥的热狗上撒上芥末和辣椒粉,呛得Sean几天说不上来话。

好脾气的Drake夫人只是宽容的笑笑,让他们继续去玩。

 

因为两位夫人的宗旨是什么“孩子的天性就是玩”

 

7)

 

“嘿,你还敢不敢跟Rogue打招呼?”

 

John兴致勃勃的趴在草堆后面,看着邻居家的女孩Rogue正在树下荡秋千,随口问Bobby。

“谁不敢啊。”

 

Bobby撇撇嘴就要向前走去。

 

“嘿!”

 

John刚想抓住对方,却看着他往前走去。

 

“你好啊,我是Bobby。”走过去的Bobby超自信的冲对方笑起来。

 

“唔……”Rogue看了看他,“我是Rogue。”

 

这两个小孩都没有看到在后面的John满脸怒火。

 

7.5)

 

“喂……”

 

“John?”

 

“Johnny??”

 

“小可爱??Lennon先生???”

 

“我错了还不行嘛?”

 

“我再也不跟她说话了好不好。”

 

“你理我一下吧……”

 

“……”

 

Bobby感觉床另一头的John毫无反应,翻了个身将胳膊搭在对方身上,整个身子裹住了John。

“哼。”

 

John气鼓鼓的回过头,对上Bobby的眼睛。

 

7.8)

 

Rogue第二次遇到这两个人的时候,是和Kitty一起玩沙子的时候,John气势汹汹的跑过来叫她不要靠近Bobby。

“???”

Rogue超级无辜的对John眨眨眼,抱住身边的Kitty。

8)

 

Bobby和John理所应当的上了同一所幼儿园,同一所小学,同一所中学,并且是同一个班,甚至是同桌。

 

“起开点Dylan。”

 

“哦,Lennon先生。”

 

8.1)

小孩子总会长大嘛。

 

长大以后的大家都怎么样了呢?

 

长大之后的Scott和中学里的学长Logan最终在了一起。

 

长大以后的Alex和他的同龄小邻居Sean上演了童话。

 

长大以后的Kurt和Warren分分合合,最后终成眷属。

 

那么长大以后的John和Bobby呢?

 

8.5)

“喂,我是Mr.Lennon。”

 

十九岁的John在校舞会的时候冲着十九岁的Bobby吼着。

 

“嘿,我是Mr.Dylan.”

 

Bobby笑嘻嘻的回答发小,再一把搂住了John。就像四岁的他搂住躺在身旁的John一样,而发小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,仰起头和他接吻。

 

9)

 

看来长大以后的John和Bobby幸福的继续生活在了一起。

 

10)

 

不过他们再也没有抓着一只菜青虫追着好朋友在街道里跑了,这个神圣的任务交给了他们的儿子。